01.jpg 

【聯合報王文華】

蘋果公司最近因為iPhone 4天線問題大受批評。領導人賈伯斯七月十六日召開記者會,雖然道了歉,但因為批判媒體和競爭者,反而讓爭議越演越烈。

我懷念起一九八五年九月的賈伯斯,一個因為失敗而變得柔軟的領導人。那年他卅歲,蘋果成立十年,已經上市。他用「改變世界」的動人號召,請來百事可樂的總裁約翰史考利當執行長。史考利改變世界的第一步,就是動員董事會把賈伯斯幹掉。賈伯斯被迫離開一手創辦的公司。後來他說:「過往成功的沉重,被重新來過的輕盈所取代。失敗給我自由,讓我創意無限。」神童變謙卑,強者變脆弱,這是賈伯斯事業的低潮,卻是智慧的高峰。

堅強是重要的領導特質。但堅強若沒有內涵,或堅強走到了極端,就變成偏執。古今多少偏執的皇帝窮兵黷武、勞民傷財,國家還是亡了。這證明「類固醇式」的領導,不能治本,只能治標。

脆弱是另一種選擇。脆弱不是軟弱,而是用謙卑柔軟來待己待人。○○八年十一月,歐巴馬在最後一場競選造勢晚會前,得知外婆過世的消息。他對群眾說:「我外婆就像美國各地的無名英雄,努力工作,辛苦養家,為兒子和孫子犧牲。不求名利,只求每天做對的事。現場很多人都是跟我外婆一樣的無名英雄,這就是美國精神!這就我們奮鬥的原因

講著講著,一向冷靜到近乎疏離的歐巴馬流下淚來。那一刻,我看領導風範:那是從個人的悲痛,去了解民眾的悲痛。將個人的故事,擴展到全民的故事。在那將心比心的一刻,我看到真感情。

「真感情」在政治和商業界正迅速消失。很多人以為專業就是要不茍言笑,堅強就是要壓抑感情。那是只看到專業和堅強的「形式」,而忽略了專業和堅強的「本質」。深度的專業和堅強,是找到一群對的人,激發出他們的理性、感性,和人性,為顧客創造價值。在創造出價值之前,絕不終止。既然有人性,怎麼會沒淚水?

敢示弱的領導者,信心往往最強。歐巴馬一直被罵軟弱:沒當過兵、三年反對出兵伊拉克、訪問日本對天皇九十度鞠躬、跟美國宿敵伊朗改善關係。但他卻用軟硬兼施的方式,通過健保、金融兩大改革法案。對於被罵,他常自嘲。他呼籲議員不要因為民調低就不敢改革:「關於民調低,大家都知道我是專家!」這句話並不軟弱,反而充滿自信。因為以柔克剛的人沒有不能碰的禁忌,故做堅強的人才會設下重重禁區。

企業界領導人也可以脆弱。英國最成功的企業家,「維京」(Virgin )集團創辦人理查布蘭森說「開派對比開會重要」。他相信離開辦公室才能讓員工展現真性情,所以一下班就拉同事到餐廳喝酒聊天。他呼籲主管:「不要害怕展現自己人性甚至脆弱的一面,那才是真正的你,員工反而會打從心底喜歡你!」

賈伯斯當年離開蘋果時說:「我跟這家公司的關係就像初戀,我將永遠記得蘋果,就像人們永遠記得初戀情人。」這句話總結了「脆弱領導」:少一點嚴厲的控管,多一點初戀的浪漫。用對待情人的態度,對待員工和顧客。脆弱,也是一種堅強。(作者為作家,最近創辦了「王文華的夢想學校」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Li 的頭像
KiLi

【 傳 一 張 紙 條 】

K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